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人与蛇】(07-08)【作者:mchzheng】
【人与蛇】(07-08)【作者:mchzheng】
字数:5655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第七章、恶魔之子的诞生

  自己居然被自己的亲生儿子玩弄的如此颓废,实在是从来没有预料到的,也是自己从来没有体会过的另外一种刺激,在被操弄的如此这般,儿子居然要让凯萨琳生一个孩子,更是令凯萨琳的子宫深深的颤动了许久。

  凯萨琳想到,自己求种多年,阴道里注入精子就如同喝水沐浴一样频繁,自己的子宫居然没有丝毫的反应,没想到今天被儿子这么奇怪的玩弄着,自己的身体,甚至自己的乳房都有此等反应,难道这个真的是神的旨意吗?

  如果自己接受了儿子的精子,将来生下一个女儿,红蛇家族的家主肯定就是凯萨琳的了,但是自己在贫穷落后的印度经商时候,也经常遇到过畸形或者疾病出生的孩子。

  随同自己出行的医学专家看着这种孩子,称之为恶魔之子,简单来说都是犯了人类伦理,血缘关系特别近的发生性关系后产下的孩子,这种孩子多半无法存货太久,能活到成年就已经是奇迹了。

  凯萨琳想到这里,先是心里暗暗失落,如果接受儿子的精子,那么生下的孩子极大可能就会死去。

  凯里见到自己的贱货母亲居然心不在焉,也是暗暗不满,难道自己今天的阴茎征服不了自己的母亲了吗?想到这里,自己收缩了自己阴茎和臀部的肌肉,是自己的阴茎又是硬了几分,手指狠狠的插入母亲的屁眼里,温热的屁眼里传出淡淡的臭味,刺激着,暗示着,玩弄着母子的神经,阴茎如同工厂里的机器一样,不停的插弄着母亲那紧致的阴道。

  凯萨琳刚刚在思考,现在发现自己的儿子又加大了力度,实在是惊讶无比,在自己这等多年保养的身材和阴道下,自己的儿子现在居然还是可以这么的交譲,这等性能力,和父亲不太一样。

  「啊,啊,啊……啊,主……主人~~~~~!」

  凯萨琳大声的叫到,她知道在如此庞大的车队进行中,车辆和马匹在路上颠簸的杂音,已经完全可以将自己淫荡的呻吟声掩盖掉。

  「主人……不……如果我为您诞下子嗣,那这个孩子可能会存活不太久啊!」
  凯萨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了儿子,她知道如果孩子生下来,四肢或者外部器官真的与常人不同的话,那么很快,家族里的其他人也会知道这件事了,就算查不到孩子的父亲,那么这种孩子不仅不会提高自己的家族地位,反而会让自己一落千丈。

  「主人,啊……!主人,您轻点,啊……不要……啊!」

  凯萨琳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儿子,但是凯里现在如同性欲上脑,丝毫不在乎母亲想要说什么,依然不停的操弄着这个淫荡的女人。

  「贱东西,我让你生孩子,你就必须得给我生!我要让全世界知道,你是一个贱女人!」

  凯里愤愤的说到,凯里现在胯下的母亲,可能在他心里已经不是那个曾经的母亲了吧。凯里说话间,自己的阴茎也淡淡的显现出暗暗的红色。

  「可,可是,啊!!!!!!!!!!!!!!!!!!」

  凯萨琳刚刚想告诉自己的儿子,结果阴道一阵膨胀感,从外面看起来,自己的阴道已经被撑的格外大,粉红的阴唇翻在外面,如同刚刚绽放的鲜花。而自己的花蕊刚刚好像被蜂蜜採摘一样,自己的子宫更是被射的满满的。

  精子量太大,从子宫里溢出的顺着阴道留出阴唇,粘稠的浓精顺着淫水流到凯里的阳具上。

  凯萨琳为了怀孕,曾经被三五个壮汉轮流射精,但是他们射出来的精子,不仅仅从数量上,甚至从粘稠度上,都是和自己的儿子无法媲美的,凯萨琳暗暗想到,难道这个真的是神的意志吗?难道,诞下恶魔之子,真的是神给我的执意吗?
  没思考多久,抽插慢慢结束了,凯里的阴茎从阴道里慢慢滑出,凯萨琳伸向阴茎,她蹲在儿子的腿前,这个阴茎现在依然有着不俗的硬度和热量,浓精佈满了这个阴茎,就如同霜淇淋那般的甜美,凯萨琳伸出香舌,舔弄着阴茎,精子腥味很重,而且甚是浓稠,吞食下去也没有别的精子那般噁心。

  凯里见母亲如此服从,心中暗暗惊喜,但装作不满的样子说到:「贱货,赶紧坐下,主人的精子都快被你流走了!」

  凯萨琳现在心里不知道应不应该留下这个孩子,因为家族还是那个自己信仰的神,自己不知道应该遵从哪一个。希望,这次,在会见国王是,能够有一个答案吧。

             第八章、家族突变

  一行人经过一个上午的颠簸,终於快到上午的时候抵达了宫殿门口,宫殿辉煌无比,宫殿周围的皇家守卫数量众多,而且装备精良,制服穿着的就好像时刻准备战斗一样。

  男爵陪着祖母走在前面,昂首挺胸充满自行的样子,完全没有了刚刚那种色迷迷的眼神。走了大概有十几分钟,终於到达正殿门口,门口两旁的侍卫更是高大无比,但是让凯里感到奇怪的是,为什么周围一个侍从都没有呢?这么多的宾客要来,难道不需要准备什么东西的吗?

  男爵请示完毕之后,便急忙忙的走了出来,对大家说到:「哎呀,实在抱歉,国王突然身体不适,不能出门迎接,还请各位进殿,不过国王在大殿等候着大家呢!」

  祖母听后,眉头微微一皱,不过很快就缓过神来,转身对着大家说到:「好吧,既然国王身体不适,那么其他人等就别进去扰乱国王的心神了,以免影响国王的休息。其他人在殿外等候,一路颠簸,也是劳累,大家在外面欣赏风景,休息片刻。」

  男爵听完,心中大惊,眉头一挑,眼神有些慌张,假装四处张望,不过回头一看,发现祖母正在盯着自己,自己满脸尴尬的对着祖母说到;「这,您看,来都来了,大家为什么不都进去见见国王呢?而且国王也就是肠胃不适罢了,并无大碍的。」

  祖母以为国王会和自己谈论一些政治秘密话题,其他的人都是为了掩饰给外界的障眼法,所以就一再坚持的说到:「算了,孩子们也累了,先让他们在外面等待吧,等国王休息好了,我们再让他们进去。」

  说罢,便留下凯里等一些孙子辈的在外面,其他一些在家族里有些势力的,几乎都进去面见国王了。

  和凯里其他同辈份的男孩分成一派,站在一边,而女孩们则是衣着艳丽的,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。

  凯里身旁的一个弟弟盯着那些女孩,和凯里说到:「凯里,这群婊子仗着自己是女的,就狐假虎威的,她们牛逼什么?!」

  凯里刚刚体验玩自己母亲的骚逼,而自己母亲在家里的地位可想而知,自己的妈妈都已经臣服於自己的脚下了,哪里还会在意这些女孩,不屑的说到:「是啊,不就是将来他们在家族里有些地位么?将来你肯定是被她们使唤来使唤去罢了。」

  凯里说完,那个叫做凯森的表弟歎了口气,说到:「唉,你说的没错,不过,要是有机会能把她们挨个操一遍,那我也知足了,哈哈哈!」

  凯里一听,翻了个白眼,这个凯森表弟,又胖又矮又好色,全伦敦的妓院没有他不熟悉的,看似风流无比,但是对家族里的淫乱他也一概不知,因为他的家不在红色家族大院里。若是他知道了家族大院里的这些女人的平时生活作风,那估计他的下巴得掉到地上了。

  众人在院外稍微等了一会,不过凯里发现了这些皇家侍卫的异常,这个宫殿根本不是国王经常住的地方,周围的土地明显都是新翻的,隐隐约约能看到些许杂草没有拔乾净,而且来的路上也太偏僻了,路途遥远不说,道路坑坑洼洼的,出行实在困难,而且周围没有平民百姓。这太不正常了,红蛇家族觐见皇帝,难道平民百姓居然一点关注度都没有吗?难道说,这些平民百姓根本不知道?糟了!
  这一定是个埋伏!

  说时迟,那时快,紧闭的宫殿大门被缓缓的推开,迎面走出来的,则是男爵,眼见男爵的服装有些淩乱,脸部有被抓过的痕迹,顺着阳光,身后被绳子拉着的,则是被捆紧的祖母。祖母乳房裸露在外,华丽的衣着早已不见踪影,剩下的则是黑色丝袜和红色塑身衣。祖母眼神慌乱,眼泪簌簌,早已没有以前家主的风采。
  其他人见状,瞬间慌作一团,大声呼唤着祖母的名字,问她发生了什么。而祖母则是闭着眼,不愿睁开,但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往下流。

  祖母发生了什么?其他人心里想到,但是凯里没时间想这些东西了,祖母肯定是被囚禁了,是的。凯里对着旁白的凯森说到,赶紧想个办法逃走吧,凯里一看,凯森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祖母的那挺拔又丰满的乳房,凯里无奈,踢了一脚表弟,骂道:「别看了,家族要出事,我们赶紧逃跑吧!」

  凯里让凯森回过神来,神色慌张的说到:「好,但是要怎么逃跑?」

  凯里也不知道怎么办,但是总觉得在这里呆下去不是办法。

  「今天随同前来的有好多的侍从,乾脆和他们换一下服装吧。」凯里说到,凯森听罢,急忙的点点头,然后叫了一个侍从过来,凯森体型偏胖,换上了男侍从的服装,而凯里身材纤细,而且皮肤嫩白,稍微打扮片刻像个女侍从一样。更换完毕以后,便四处打探,寻找逃跑的机会。

  男爵用绳子牵着祖母,走出宫殿,祖母必然是不愿意暴露在大家面前,尤其是自己家族的孩子们面前,她拉扯着,哭喊着,然而体力实在是不如男爵,男爵一用力,祖母不小心便被拉倒,白嫩嫩的乳房被地面挤压的不像样子。

  男爵眼神淩厉,对着宫门外的这些家族小辈说到:「你们的家族犯了欺君大罪,罪不可恕,你们这些人虽然不知情,但是也是红蛇家族的一员,所以,你们,谁也不准走!」男爵目光扫视着这些人,目光像极了母亲注视的黑奴的样子。
  男爵看着红蛇家族的这些小姑娘,心中也是暗起涟漪,这些姑娘姿色均不平凡啊。各个都是风韵无比,虽然没有祖母她风骚。意淫了片刻,男爵又大声的对着皇家侍卫说到:「你们,把这些红蛇家族的人,统统关押起来,哦,对了。」
  说到这里,男爵眉毛上挑,色迷迷的眼神暗暗的浮现,说到:「男性和女性要分开,男性要加大看守力度,这些人谁也不准离开宫殿,否则拿你们是问!放走一个拿你们自己的人头补上!」说完,又对着侍卫队长说了一些话,转身回到了宫殿里,祖母如同一条母狗一样,又被拉扯着进了宫殿。

  「是!」皇族侍卫也是不知情,他们淩晨接到通知,紧急的从伦敦兵营调集重兵过来看守,以为是有海外的宾客要保护,但没想到居然发生了这种情况,红蛇家族发生了什么?这些侍卫也是毫不知情,但是国王下令,必须遵从,他们赶忙将这些让赶进皇帝住的宫殿后面的一栋小楼里。

  在路上,凯里偷偷和凯森说到:「如果我没有被发现的话,我肯定会被安排到其他的地方,那边全是女的,看守肯定薄弱,到时候,我找机会逃出来,等我出来救你们,你们要配合我,别被发现我是男的。」

  虽然说家族里斗争频繁,但是在这个家族里,男性却是很安稳的,尤其是这些小辈,没有什么利益冲突。凯里这么一说,大家纷纷表示赞同,拿出一些服侍自己侍女的一些收拾物件,这么一打扮,竟然像极了年轻姑娘,男同胞们也在没分离前,纷纷嘱咐自己的侍女们,要配合凯里,毕竟这是一个机会。

  不出所料,男同胞们被安排在了二楼,而这些女孩子,在宫殿的后花园里,左转右转的,竟然安排在了后花园的地下室内。

  这就有些难办了,凯里心里骂道。这距离太远倒是好事,可这两个建筑物相隔着一个花园,而且这个花园是个迷宫设计,不多走几次的话,根本记不住出去的路啊。这该如何是好。这个地下室想必是多年没有使用过了,两个侍从把那个生锈的铁锁又敲又打的,几个钥匙也是试了多次,结果还是打不开,实在没办法,卫队长拿剑将锁给劈开了。一行人拿着火把,顺着台阶向下走着,不一会儿,便到了地下室深处。

  这个卫队长是妓院的常客了,看来成为男爵的走狗,也是不足为奇。点亮后,卫队长色眯眯的看着这些姿色艳丽的女性,眼珠溜溜的转着,不知道又在打着什么坏主意,不过,量他现在也不敢做什么奇怪的举动。

  「你们!站成一排!」卫队长坐在了一个铺满灰尘的酒箱上,一把长剑插在地上。歎了口气,恶狠狠地说道:「他妈的,快点,老子还没吃中午饭呢!面对着我!」

  这些女性中,女侍从们迅速的站成了一排,而这些「公主们」则是一脸茫然,不知所措。四处乱窜。凯里无语。

  「我草你妈的,你他妈是傻逼吗?」卫队长气不打一处来,拿着剑柄朝着一个女公主狠狠地打去,这女的被打的坐在了地上,卫队长这么一吓唬,这些「小公主」们顿时没了公主脾气,赶忙的和侍女们站成一排。

  唉,凯里在心里默默的歎了口气,这些家族里的女孩子们实在是娇生惯养,家族生意将来要是交给他们,还能好得了吗?

  「我看你们现在还是不知道什么情况吧?!」卫队长一脸傲慢的对着她们说道,「你们红蛇家族是很强大,财富是可敌国,但是,你们的祖母为什么能够做出那么欺君罔上的事情来?我也不想为难你们,但是欺君罔上之罪,罪涉九族,如果你们表现好,我可以在国王那里美言几句,少给你们点惩罚。所以,请你们配合我,做一些工作。」卫队长色眯眯的盯着这些艳丽的姑娘,「都有意见吗?」
  没人敢应答,「好,既然没人说,那就说明是答应我了,那么,你们,脱掉所有的衣服!现在!立刻!马上!」

  凯里现在是一脸懵逼,目瞪口呆。这该如何是好?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